剛剛更新: 〔漢武揮鞭〕〔墮圣〕〔絕世神皇〕〔滅世槍王〕〔回到原始社會做酋〕〔廢材修仙錦鯉多〕〔紫陽劍帝〕〔神域帝宗〕〔木榤:重開天門〕〔斗破之獅王爭霸〕〔我靠作弊神器變強〕〔都市之神級美食系〕〔我真不是大佬〕〔龍婿大丈夫〕〔我真的是女帝夫君〕〔逆襲從渡劫失敗開〕〔天源令〕〔焚天龍尊〕〔重回大明之還我河〕〔我的蠻荒部落
泉州樂說網      小說目錄      搜索
施法諸天 第四百二十四章 塵埃落定(上)
    ,精彩無彈窗免費!

    智者說過,每個人心底都隱藏著一只瘋狂的野獸,只不過絕大部分人會用各種各樣的枷鎖把這只野獸關在牢籠中。可一旦牢籠被打破,那么爆發出來的瘋狂將會毀滅一切。

    張誠以前總以為這句話有很多夸張的成分,但是現在,他突然意識到一點錯都沒有。

    從某種程度上來說,他眼下就已經打破了牢籠,而且在奈薩里奧之淚的作用下,完全拋棄了所謂的理智,開始嘗試一些以前忌憚萬分的東西,比如說服用極不穩定的進化藥水,再比如說吞噬一個來自無底深淵的巴洛炎魔。

    總之,無時無刻都在忍受上古之神低語的他,已經徹底不在乎自己會變成什么樣子,反正都已經足夠瘋狂,也不在乎再瘋狂一點。

    很快!

    在強大進化藥劑的作用下,一個個連接中樞神經的觸手憑空生長出來,一個接一個插進厄圖的眼睛、耳朵、鼻子、嘴巴,最終進入這個可憐家伙的大腦,開始源源不斷注入銀色透明的液體。

    還不到幾分鐘的功夫,它就慢慢放棄抵抗,仿佛陷入了深度昏迷。

    又過了一會兒,胸口劃開的傷口漸漸愈合,只有犄角末端的部分被留在了外面。

    毫無疑問,這個強大的巴洛炎魔成為了張誠來到費倫上的第一個犧牲品,但絕不是最后一個。

    透過觸手的連接,他不僅可以使用對方所有的類法術能力,而且還會隨著緩慢的消化吸收,融入一些惡魔的優點,諸如魔法抗性和免疫、心靈感應、召喚惡魔等等。

    當然,缺點就是在徹底消化完惡魔之前,他必須小心不能讓胸口受到嚴重的傷害,否則厄圖很可能會醒過來反抗控制,屆時內憂外患之下指不定會會被干掉。

    不過這一切都是值得的!

    起碼在不確定是否能將巨龍身軀回去的張誠眼中,與其浪費資源,倒不如用來做點之前不敢做的危險實驗,尤其是積累生物改造方面的經驗。

    至于吸收惡魔是否會給大腦帶來額外的混亂影響,他一點都不在乎。

    反正虱子多了不癢,債多了不愁。

    從魔法震懾狀態恢復過來的崔斯特,目瞪口呆注視著厄圖一點一點消失在巨龍的體內,最后忍不住大聲質問道:“你究竟干了什么?”

    “你指這個?”張誠指了指已經愈合的胸口。“一個小小的實驗而已。別擔心,他以后沒機會找你的麻煩了。”

    “不!我指的是你瘋狂的行為!還有!你為什么會在附近?”黑暗精靈擺出一副如臨大敵的模樣。

    雖然他在幽暗地域見過不少可怕的事情,可卻從未有一件像今天這樣震撼人心。

    一個強大的惡魔!

    一個連魔索布萊城主母們都要小心應付的狠角色,現在就這樣被一條龍塞進了肚子!

    “我在附近當然是為了幫你解決這個危險的敵人。要知道剛才如果不是我出手,你現在就已經是他的劍下亡魂了。”張誠完全沒有在意對方充滿敵意的態度,滿不在乎的回應道。

    說實話,目前滿腦子都是殺戮與毀滅念頭的他,一點也不喜歡這位黑暗精靈的性格。

    只是為了不過早暴露自己,他還需要游俠去頂在前面完成這趟冒險旅程。

    “能告訴我你到底想要做什么嗎?下午的時候你似乎加入了阿卡爾·凱梭的陣營,可剛才你有毫不猶豫偷襲了厄圖。我不明白,你究竟站在哪一邊?”崔斯特小心翼翼的試探道。

    他在魔索布萊城經歷過無數次背叛,深知邪惡從來都不是鐵板一塊,恰恰相反,他們之間有時候更希望至對方于死地。

    假如能把一頭龍拉到自己這一邊,那么城墻外一望無際的怪物大軍就不那么令人絕望了。

    張誠無疑察覺到了黑暗精靈的意圖,抿起嘴角用略帶玩味的語氣回答:“我哪一邊都不是,我只為自己而戰。怎么樣,要不要跟我做一個交易?”

    “交易?內容呢?”崔斯特淡紫色的瞳孔內燃起了一絲好奇。

    說實話,他曾經見過龍,明白這些長著翅膀的大蜥蜴有多傲慢,但眼前這條似乎與同類完全相反,不但沒有一丁點傲慢,反而充滿了無法用語言形容的瘋狂與智慧。

    “很簡單!我告訴你如何擊敗魔晶塔內的小丑,順便幫忙擊潰那些討厭的地精、獸人、半獸任、巨魔和食人魔。作為代價,你為我提供一個舒適、安靜的住處,以及足以度過整個冬天的食物。”張誠直接了當開出了條件。

    在按照計劃前往路斯坎之前,他需要一點時間來掌握費倫大陸的魔法理論知識。

    另外,他還打算趁亂建立一支屬于自己軍隊,而那些被擊潰的獸人、食人魔、巨魔和巨人正是最理想不過的選擇。

    要知道他的魔法腰包內,還有大半瓶來自燃燒軍團深淵領主的血!

    只需要幾滴污染一個水源,他就能迅速獲得一支無畏、兇狠、殘暴的軍隊。

    “就這些?一個住處、一些食物?”崔斯特簡直不敢相信巨龍開出的條件會如此寬松。

    他還覺得對方會開口要求十鎮獻上所有的財寶作為報酬呢……

    “沒錯!就這些。我知道你做不了主,替我把條件轉達給那些掌控權利的家伙。如果他們同意,就請掛上一面黑色的旗子,我看到后自然會履行承諾。哦,對了,要是你打算進入魔晶塔,我這里有一個小小的建議,帶上一袋面粉。相信我,它會起到意想不到的作用。”

    說罷,張誠故作俏皮的眨了下眼睛,張開翅膀迅速消失在茫茫夜色之中。

    他此刻非常清楚,這場戰爭已經塵埃落定,失去厄圖的阿卡爾·凱梭根本不可能、也沒有足夠的智慧來扭轉敗局。

    這個卑微學徒僅剩的唯一價值,就是讓碎魔晶成為無主之物。

    與此同時,崔斯特·杜堊登也借助夜色的掩護,悄無聲息進入布林·山德,打算找自己的好友之一,半身人瑞吉斯商量關于條件的事情。

    盡管他并不相信一條惡龍給出的承諾,但不管怎么說得到一個強大的盟友總不是件壞事,就算日后注定會翻臉,也先解決掉眼下的危機再說……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熱門小說: 〔劍神在星際〕〔溫燉的小時光〕〔我能修煉一億次〕〔游戲世界的開掛之〕〔詭秘之主〕〔我師兄實在太穩健〕〔陰山密檔〕〔霍夫人是個小哭包〕〔法爺永遠是你大爺〕〔黑金繼承人〕〔學霸的黑科技系統〕〔超次元女子監獄〕〔滿級綠茶穿成小可〕〔我的細胞監獄〕〔山河遠闊語輕輕
  sitemap
河南省22选五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