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剛更新: 〔神域帝宗〕〔木榤:重開天門〕〔紫陽劍帝〕〔斗破之獅王爭霸〕〔我靠作弊神器變強〕〔都市之神級美食系〕〔我真不是大佬〕〔龍婿大丈夫〕〔我真的是女帝夫君〕〔逆襲從渡劫失敗開〕〔天源令〕〔焚天龍尊〕〔重回大明之還我河〕〔我的蠻荒部落〕〔廢墟變成了誕生之〕〔元主武神〕〔掛機死神就能變強〕〔彌賽亞傳奇之創世〕〔我成就了無敵至尊〕〔尖碑漂流記
泉州樂說網      小說目錄      搜索
施法諸天 第二百五十一章 死亡騎士
    ,精彩無彈窗免費!

    “超越一切?你應該嘲笑你的狂妄呢?還是應該夸獎你有一顆常人無法企及的野心?”拘魂使者用似笑非笑的語氣調侃道。

    作為一柄吞噬了無數主人的魔劍,它見過許多愚蠢的凡人獲得力量后慢慢迷失自我,也見過為了追求更強大力量不擇手段的瘋子,所以對于類似的言論早就習以為常。

    在它的眼中,凡人總是愚蠢的,永不停歇追求著自己無法掌控的東西,不管是權利也好還是力量也罷,最終都將跌入自我毀滅的深淵。

    起碼至今為止,它跟隨過的主人還沒有一個能夠逃脫命運的玩弄,相信這一次也不會例外。

    唯一讓它感興趣的是,這位年輕人究竟能不能超越前輩走的更遠。

    張誠不是白癡,自然能聽出魔劍言辭中透露出來的戲虐與玩味,但他并沒有發怒,反倒是意味深長的回應道:“是狂妄還是野心都沒關系,時間會證明一切。倒是你,還記得自己到底是怎么被創造出來的嗎?你的創造者又是誰?他或是她現在還活著么?”

    “呵呵,你想要打探我的來歷?死了這條心吧。在你達到某個高度之前,還不配知道真正的秘密。好了,與其把時間浪費在我身上,倒不如趕快完成你的魔法儀式,那個家伙快要支撐不住了。”說罷,拘魂使者劍柄不起眼的凹槽內閃過一道幽光,仿佛在暗示著什么。

    “哼!故弄玄虛……”張誠故作不屑的撇了撇嘴,重新把視線投向正在崩潰邊緣的艾瑞了。

    這個倒霉的家伙此刻已經沒有半點最開始的囂張氣焰,整個人跪在地面上,張開雙臂發出痛苦的嘶吼。

    數以萬計靈魂的瘋狂涌入,讓他自身尚未完成轉化的靈魂不堪重負,仿佛隨時都有可能被撕碎、吞噬,徹底消散在這個世界上。

    而且由于容納了太多靈魂的緣故,他早就徹底失去了對身體的控制權,眼眶內的兩點寒光也變成了白色的旋渦狀,時不時還有一張張猙獰的人臉浮現出來。

    即使不用靠近,張誠也能夠清楚看到數不清的靈魂正在彼此爭斗、撕扯、吞噬,試圖奪取這具身體的控制權,但卻沒有一個靈魂發現,在吞噬過程中,他們一些最寶貴的東西正在迅速流失,慢慢形成一個通道和橋梁,把艾瑞克與死亡之龍緊密聯系在一起。

    隨著這條通道越來越大、越來越清晰,大概三分之一的靈魂突然崩潰了,化作漫天的銀色閃光,剩下的也好像意識到了什么,發瘋似的朝四面八方逃竄。

    不過很可惜,還沒等他們跑出幾步,便被籠罩城市中心區域的巨大魔法陣牢牢束縛在原地,無論怎樣掙扎都無濟于事。

    注視著這些普通靈魂從內而外散發出來的恐懼、絕望和怨恨,張誠臉上露出了罕見的嚴肅表情,高舉緊握法杖的右手,開始集中精神引導儀式中最重要,同時也是最后的一步,徹底抹掉原本屬于艾瑞克的性格、記憶,創造一個全新的、宛如白紙般的邪惡靈魂。

    事實上,他所使用的魔法技術,正是第二次獸人戰爭時期,達拉然大法師們從戰場上俘獲第一代死亡騎士尸體研究出來的成果,本質仍舊沒有脫離通靈法術的范疇,也就是利用褻瀆死者產生的死亡能量賦予尸體全新的生命,然后再把一個邪惡的靈魂注入其中。

    按照正規流程,獸人術士通常會先殺死實力強大的人類軍官,亦或是找到他們遺留下來的尸體進行特殊處理,緊跟著再借助通靈法術,把被意外殺死的獸人術士靈魂注入其中,如此一名擁有可怕力量的死亡騎士便制作完成。

    昔日憑借這項魔法技術,獸人們在第二次戰爭中攻城略地,奪去了一次又一次的勝利,其中最為人們所熟知的莫過于第一位誕生的死亡騎士——塔隆·血魔。

    只不過張誠顯然并不滿足以創造一個普通意義上的死亡騎士,因為冰與火之歌世界的人類遠沒有艾澤拉斯世界的人類身體素質那么強大,必須通過某種方式來進行彌補,否則哪怕制造出來了也是個不折不扣的戰五渣。

    當然,擁有半龍人體質的艾瑞克,身體素質理論上已經達到了成為死亡騎士的最低要求,但他還想要讓自己的作品更加完美、更加強大,所以加入了一點小小的改動……

    伴隨著一個又一個靈魂消散在空氣中,爆發出耀眼的銀色光芒!

    痛苦掙扎的艾瑞克終于慢慢停止了顫抖,死氣沉沉跪在原地,眼眶、嘴巴、鼻孔、耳朵源源不斷向外散發出令人不寒而栗的黑色濃霧,連死亡之龍也仿佛受到了某種影響,銀灰色的鱗片徹底轉化為象征死亡的黑色。

    足足過了七八分鐘,他猛然間顫抖了一下,然后緩緩站起身,抬起頭望著被烏云籠罩的天空,用一種充滿磁性的嘶啞聲音問:“我……我是誰?我在哪?”

    “從今天起,你的名字叫修瑪,而我則是你的創造者和唯一的主人。”張誠抿起嘴角給出了一個準備多時的答案。

    “修瑪?創造者?主人?”新生的死亡騎士顯然還處于一種極度混亂的狀態,臉上充滿了疑惑的表情。

    張誠預料到了類似的情況,微笑著點了點頭:“對!你是我創造的!看看周圍的景象,這一切都是為了你的誕生所付出的代價。”

    死亡騎士下意識瞥了一眼舊鎮港口區遍地的食尸鬼、僵尸、憎惡、還有巨大的尸體怪獸,以及腳下土地散發出來的扭曲與邪惡,似乎明白了點什么,單膝跪地以一種極為虔誠的語氣說道:“偉大的主人,感謝您所做的一切,從今天開始我就是您最忠誠的仆人——修瑪。”

    “非常好!帶上你的龍去狩獵吧,殺光游蕩在街道上每一個能動的東西,不管他是活的還是死的。”張誠不假思索的下達了命令。

    既然任務完成,他自然要開始動手清理善后,尤其傳染性極強的魔法瘟疫,一旦泄露出去,恐怕用不了多久,整個維斯特洛大陸都不會有活人了。

    另外,他起的修瑪這個名字,靈感可不是源自于艾澤拉斯世界那頭大名鼎鼎的黑色獅王,而是《龍槍》故事系列中克萊恩世界的著名英雄,一名真正的龍騎士……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熱門小說: 〔劍神在星際〕〔溫燉的小時光〕〔我能修煉一億次〕〔游戲世界的開掛之〕〔詭秘之主〕〔我師兄實在太穩健〕〔陰山密檔〕〔霍夫人是個小哭包〕〔法爺永遠是你大爺〕〔黑金繼承人〕〔學霸的黑科技系統〕〔超次元女子監獄〕〔滿級綠茶穿成小可〕〔我的細胞監獄〕〔山河遠闊語輕輕
  sitemap
河南省22选五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