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剛更新: 〔星宿天神〕〔從執掌鴻蒙開始垂〕〔都市之醫帝歸來〕〔九域凌云〕〔彌天之旅〕〔艾貝爾的黎明〕〔遮天魔尊〕〔魔幻之爭〕〔神邸之門〕〔滄元圖〕〔留一劍〕〔負鼎〕〔我在末世當大神〕〔最強吞噬升級〕〔都天傳〕〔史上最難開啟系統〕〔重生一世再續緣〕〔肖恩的奮斗〕〔神醫農女:相公來〕〔諸天萬界是這么來
泉州樂說網      小說目錄      搜索
施法諸天 第二百二十九章 多恩的毒藥
    ,精彩無彈窗免費!

    眾所周知,龍是一種能夠在天空中自由自在翱翔的魔法生物,而且視力遠比鷹、隼之類的猛禽更加敏銳,隔著十幾公里之外就能觀察到地面上移動的目標。

    假如有人想要近距離觀察一條龍,那么還沒等他靠近,便會先一步被龍發現,其結果不用猜也知道,肯定是被龍燒死或者當做點心吃掉。

    很顯然,身為歷史悠久的蘭尼斯特家族一員,凱馮不可能不知道沒有誰能悄無聲息接近一條龍,更別提弄清楚它們的大小和體型。

    不過張誠并沒有因為對方的無理取鬧發怒,反倒是面帶微笑的回敬道:“沒錯,十條龍是真的。至于這些龍最大的有多大、最小的又有多小,跟你一點關系也沒有,我會負責全部搞定它們。您要做的就是管好手下的士兵,盡量不要給我增添額外的麻煩。”

    “什么意思?難道你不需要要蘭尼斯特家族戰無不勝的軍隊幫忙嗎?”凱馮皺起眉頭大聲質問。

    “戰無不勝?哈哈哈哈!不好意思,您該不會是忘了不久之前被少狼主羅伯·史塔克一而再、再而三的擊敗的慘狀吧?如果不是他犯下了愚蠢致命的錯誤,君臨城現在誰做主還不一定呢。請記住,爵士,千萬不要太高估自己,你和你手下那點可憐的援軍,在我眼中什么都不是。”張誠毫不客氣的諷刺道。

    事實上,自從泰溫死去之后,蘭尼斯特對于他來說便已經失去了利用價值,正好借著這次機會徹底撕破臉皮,省的某些人總包有一些不切實際的幻想,認為他和泰溫之間的秘密約定還可以繼續保持下去。

    如此赤裸裸的羞辱,別說向來高傲的凱馮,連剛剛經歷過悲慘俘虜生涯的詹姆都不由得臉色大變。

    他們甚至連一句話都沒說,站起身直接離開了會客室,所有蘭尼斯特家族的封臣也緊隨其后,眨眼功夫消失在昏暗的走廊盡頭。

    看著一下子變得空蕩蕩的大廳,奧柏倫突然笑著調侃道:“我親愛的朋友,強敵當前,你卻趕走了一支寶貴的援軍,這恐怕不是什么明智的選擇吧?”

    張誠滿不在乎的聳了聳肩膀:“沒關系!只要他們還留在舊鎮,遲早都會成為被我操控的棋子。反倒是你,大名鼎鼎的紅毒蛇,是不是帶來了什么驚喜。據我所知,馬泰爾可是唯一一個殺死過龍的家族,想必你們有一些獨到的手段,對么?”

    要知道整個維斯特洛大陸的居民都知道,多恩人是最喜歡、也最擅長使用毒藥。

    不少多恩貴族秘密保存的致命毒藥,即使強壯如巨龍也無法抵御,據傳說當年射穿米拉西斯眼睛的那支巨型弩箭,上邊就涂抹了一種可怕的毒素,結果導致征服者伊耿的妹妹兼妻子——雷妮絲陣亡,第一次多恩戰爭慘敗。

    當然,還有一種說法是雷妮絲沒有死,而是被多恩人俘虜了,關押在地牢內飽受非人的折磨與痛苦。

    張誠一點也不關心這位頗具傳奇色彩的女性最終下場如何,他只想知道究竟是什么毒藥,能讓魔法抗性驚人的龍也抵擋不住。

    “呵呵,傳聞說您是個博學睿智的人,今天一見果然如此。給,這是兄長讓我帶給您的小禮物,希望能在即將到來的戰爭中幫上點忙。請務必小心,這種毒藥只需要一點點,就能讓海里的鯨魚瞬間死于非命。”說罷,奧柏倫從懷里掏出一個精致的銅盒。

    “哦?”張誠眼神中透露出一絲驚訝,趕忙接過來打開。

    只見暗紅色的天鵝絨墊子上,整整齊齊擺放著六個透明的玻璃瓶,每個瓶子內都裝著藍綠相間的液體。

    就在他想捅開蠟封,查看這究竟是什么生物的毒素,還是某種魔法毒素的時候,奧柏倫立刻站起來制止道:“住手!如果你不想把我們所有人都害死的話。”

    “怎么,莫非它會在空氣中揮發?”張誠下意識停下手上的動作,抬起頭詢問道。

    “不僅僅是揮發那么簡單!抱歉,請恕我沒辦法解釋的太詳細,因為這涉及到很多家族秘密,你只需要知道它的毒性非常非常強烈,哪怕嗅到一點味道,也會造成無法挽回的嚴重后果。”

    在說這番話的時候,紅毒蛇臉上的表情既嚴肅又莊重,仿佛那盒子里裝的不是毒藥,而是為騎士冊封儀式上需要涂抹的圣油。

    “非常感謝,我會小心使用的。”張誠禮貌的道了聲謝,然后默默注視著瓶子里散發出非同尋常的幽光。

    他忽然想起,現在的多恩人,尤其是馬泰爾家族,曾經與戰敗后的洛伊拿女王——娜梅莉亞聯姻,據說還接納了一批水巫師。

    也許盒子里裝的毒藥,就是生物毒素與魔法相結合的產物,否則光憑自然界產生的毒性,理論上根本不可能威脅到龍這種抗性巨大的魔法生命體。

    按捺住內心之中強烈的求知欲與好奇心,張誠轉過身沖守在門口的布蘭科使了個眼色。

    后者心領神會,馬上單手撫胸對門口的黑影做了個請的手勢。

    很快,這位等候多時的神秘人緩緩走進客廳,摘到了頭上用來遮擋面容的兜帽。

    瞬間!

    不管是奧柏倫也好,還是洛拉斯,臉上都露出了驚愕不已的表情。

    因為她不是別人,正是淡出眾人視線許久的丹妮莉絲。

    洛拉斯不明白,這位坦格利安家族最后的血脈不是跟自己的祖母待在一起嗎?

    為何會莫名其妙出現在舊鎮,出現在參天塔內?

    而奧柏倫則是有點不敢相信,幾年前那個柔弱膽小的女孩,居然表現出了難以永遠形容的強烈氣場,而這種氣場他只在自己兄長——道朗親王身上感受到過。

    在一雙雙眼睛的注視下,丹妮莉絲不慌不忙提起裙子行了一禮,然后用頗為悅耳的聲音說道:“下午好,諸位大人。你們當中或許有人認識我,也有些人不認識我,不過這都沒關系。因為我今天來不是為了爭取支持重奪鐵王座,是為了告訴你們將要對付的敵人有多么危險可怕,所以請不要抱有任何僥幸心理,因為不管你們表現的多么謙卑,最終都會被趕盡殺絕……”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熱門小說: 〔劍神在星際〕〔溫燉的小時光〕〔我能修煉一億次〕〔游戲世界的開掛之〕〔我師兄實在太穩健〕〔詭秘之主〕〔陰山密檔〕〔霍夫人是個小哭包〕〔法爺永遠是你大爺〕〔黑金繼承人〕〔學霸的黑科技系統〕〔滿級綠茶穿成小可〕〔超次元女子監獄〕〔我的細胞監獄〕〔山河遠闊語輕輕
  sitemap
河南省22选五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