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剛更新: 〔漢武揮鞭〕〔墮圣〕〔絕世神皇〕〔滅世槍王〕〔回到原始社會做酋〕〔廢材修仙錦鯉多〕〔紫陽劍帝〕〔神域帝宗〕〔木榤:重開天門〕〔斗破之獅王爭霸〕〔我靠作弊神器變強〕〔都市之神級美食系〕〔我真不是大佬〕〔龍婿大丈夫〕〔我真的是女帝夫君〕〔逆襲從渡劫失敗開〕〔天源令〕〔焚天龍尊〕〔重回大明之還我河〕〔我的蠻荒部落
泉州樂說網      小說目錄      搜索
施法諸天 第一百八十八章 試探
    ,精彩無彈窗免費!

    毫無疑問,張誠很清楚自己的行為意味著什么,也很清楚普世價值觀中對于邪惡的定義。

    但他并不打算屈從于這些定義,更不準備承認自己是邪惡陣營中的一員,因為一旦承認了,那便等同于在潛意識當中把自身置于多數人的對立面,只有狂妄的白癡才會喜歡跟那么多敵人進行沒完沒了的對抗。

    他要做的是曲解,或者說是顛覆正義與邪惡的定義,以達到隱藏自己真實意圖的目的。

    簡單來說,他是一個不折不扣的功利主義者,在意的是結果、是能否得到好處,而不是使用的手段。

    當然,眼下張誠還不需要考慮陣營的問題。

    畢竟冰與火之歌不像被遺忘的國度,有一條嚴格的準線將邪惡與正義區分開來,很多時候只需要一個簡單的低級法術,就能通過每個人身上的靈光分辨出對方陣營。

    這里是個相對混沌的世界,同時也是一個接近于現實的世界,每個人都擁有復雜的人***望和執念,根本無法用單純的“好”或是“壞”來區分。

    簡單來說,由于沒有真正神明的引導,這里的凡人缺乏純粹性,他們也許上一秒還在為了權利勾心斗角、為了欲望奸淫擄掠,但下一秒便會因為某種感情因素,幫助一個素不相識的乞丐。

    復雜意味著多變,意味著不確定性,當你無法確定一個人下一秒會做出何種轉變的時候,自然也無法百分之百預測目標的行為。

    等這種不確定性慢慢匯聚起來多到一定程度時,原本的“劇情”便會出現重大的改變。

    比如說現在,張誠就跟著一名年輕的侍從穿過長廊,走進召開御前會議的大廳。

    古樸的長桌圍坐著包括國王喬弗里、未來王后瑪格麗、凱巖城公爵泰溫、高庭公爵梅斯等重要人物,待他進入房間的剎那,所有的眼睛都不約而同把目光投了過來。

    “上午好,尊敬的陛下,還有諸位大人,不知道你們這么早傳喚我有什么急事嗎?”張誠不慌不忙彎下腰行了一禮,面帶微笑的詢問道。

    盡管他早料到這次談話的內容,肯定跟昨天大規模的平民死亡脫不了關系,但還是裝出一副無辜的模樣。

    “梅森,今天之所以傳喚你,主要出于兩個原因。第一,我們前不久才得到消息,有人看到你騎著一條龍出現在距離亮水城不到五公里的地方,請問你對此有什么想要解釋的?”高庭公爵梅斯瞥了一眼坐在自己對面的泰溫,率先開口質問道。

    很顯然,龍的出現讓他內心之中充滿了危機感。

    要知道亮水城周邊原本就是河灣地區最富庶的幾塊領地之一,如果再加上一條恐怖的巨龍,那么可以預見,用不了多久,一部分貴族便會開始慢慢疏遠提利爾家族,投靠眼前這個既神秘又強大的年輕人。

    張誠十分清楚對方的擔憂,滿不在乎的聳了聳肩膀:“不,沒什么好解釋的,我前不久確實孵化了一枚龍蛋。”

    “什么?!你孵化了龍蛋!這么說你有坦格利安家族的血統?”泰溫瞇起眼睛,整個人透露出強烈的敵意。

    他當年為了“顯示誠意”,可是命令麾下騎士格雷果·克里岡和亞摩利·洛奇,殘忍屠殺了雷加的妻子和孩子。

    如果坦格利安家族遺留的血脈有復仇計劃,那么排在第一名的絕不是篡位者勞勃,而是屠戮手無寸鐵婦孺的蘭尼斯特家族。

    注視著“老獅子”銳利的眼神,張誠指了指自己黑色的眼睛與頭發反問:“公爵閣下,您覺得我有哪點長得像坦格利安家族后裔?盡管我一直認為自己的外表還算不錯,但比起坦格利安家族那種非人的美貌可差得遠了。”

    “那你是如何孵化龍蛋的呢?據我所知,除了坦格利安家族之外,任何人都無法孵化龍蛋,更沒辦法讓龍服從命令。”按耐不住寂寞的瑟曦插了句嘴。

    作為一個野心勃勃的女人,她打心底厭惡和反感一切不受權利約束的魔法力量,迫不及待想要借助父親的手,鏟除這個多次讓自己難堪的家伙。

    “呵呵,我原諒你的愚昧無知。只有坦格利安家族才能孵化和馴養龍?雖然不知道你從哪聽到的小道消息,但我可以明確的告訴你,早在征服者伊耿出生之前,瓦雷利亞人便掌握了孵化和馴養龍的技術,我不過是碰巧破解了其中一小部分而已。至于在座諸位恐懼的坦格利安,其實在瓦雷利亞末日浩劫降臨前,連貴族都算不上,社會地位充其量只比普通平民強上那么一丁點。我不明白,一個幾乎可以算是滅亡的家族,有什么值得你們如此緊張不安?”張誠一邊冷笑,一邊巡視著會議桌前每個人臉上表情的變化。

    根據他的猜測,八成是大海另外一邊的丹妮莉絲,掀起了轟轟烈烈的解放奴隸戰爭,無垢者加龍的強悍組合,讓這些曾經背叛和傷害過坦格利安家族的貴族們坐立難安。

    不管是如日中天的蘭尼斯特,還是野心日益膨脹的提利爾,都無法容忍再出現第二個征服者伊耿騎在自己頭上作威作福。

    荊棘女王奧蓮娜·雷德溫似乎察覺到了什么,立刻擠出一絲笑容安撫道:“請不要生氣,梅森伯爵,你沒有經歷過那個時代,不明白伊里斯·坦格利安二世的瘋狂行為,給我們造成了多么巨大心理陰影。更何況他的女兒丹妮莉絲,前不久剛剛獲得了一支殘暴的奴隸大軍,再加上三條正飛快長大的龍,終有一天會跨過大海回到這片土地,為自己的父親和兄長復仇。”

    “所以你們打算在她回來前,先搞清楚我的立場?”張誠微微翹起嘴角,露出似笑非笑的表情。

    “沒錯!不過我認為關于你是坦格利安家族血脈的猜疑可以排除了,但我們還需要一個保證,保證在戰爭來臨的時候,你和你的龍會站在我們這一邊。”奧蓮娜·雷德溫雙手交叉放在胸前,蒼老瘦小身的軀釋放出強烈的壓迫感。

    “哦?什么樣的保證?”張誠完全無視了對方的氣場,繼續保持著一種漫不經心的態度。

    “很簡單!對于貴族來說,沒什么比聯姻和血脈傳承更重要的事情。我們希望你能盡快完成拖延多時的婚禮,并與埃籮生下第一個孩子。”

    荊棘女王絲毫沒有兜圈子的意思,直截了當提出了要求……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熱門小說: 〔劍神在星際〕〔溫燉的小時光〕〔我能修煉一億次〕〔游戲世界的開掛之〕〔詭秘之主〕〔我師兄實在太穩健〕〔陰山密檔〕〔霍夫人是個小哭包〕〔法爺永遠是你大爺〕〔學霸的黑科技系統〕〔黑金繼承人〕〔超次元女子監獄〕〔滿級綠茶穿成小可〕〔我的細胞監獄〕〔山河遠闊語輕輕
  sitemap
河南省22选五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