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剛更新: 〔神域帝宗〕〔木榤:重開天門〕〔紫陽劍帝〕〔斗破之獅王爭霸〕〔我靠作弊神器變強〕〔都市之神級美食系〕〔我真不是大佬〕〔龍婿大丈夫〕〔我真的是女帝夫君〕〔逆襲從渡劫失敗開〕〔天源令〕〔焚天龍尊〕〔重回大明之還我河〕〔我的蠻荒部落〕〔廢墟變成了誕生之〕〔元主武神〕〔掛機死神就能變強〕〔彌賽亞傳奇之創世〕〔我成就了無敵至尊〕〔尖碑漂流記
泉州樂說網      小說目錄      搜索
施法諸天 第一百七十三章 有名無實的夫妻
    ,精彩無彈窗免費!

    “歡迎!歡迎你回到君臨,我親愛的朋友。”

    才剛一見面,小惡魔便張開雙臂,給了張誠一個熱情的擁抱。

    也許是經歷了一場慘烈戰爭的關系,他看上去好像成熟了很多,尤其是臉上那道十分明顯的傷疤,憑空增添了幾分獨特魅力。

    “謝謝!看到你平安無事真是太好了。知道嗎,上次我離開的時候,你還躺在床上昏迷著,臉色慘白得就像具尸體。可看看現在,你不但恢復了健康,而且還娶了個年輕漂亮的妻子。恭喜你,提利昂。另外,我很遺憾錯過了你的婚禮。”張誠彎下腰笑著拍了拍對方的后背。

    作為一個對劇情相當了解的人,他顯然非常清楚這段有名無實的婚姻根本持續不了多久。

    更何況,珊莎·史塔克是個典型膚淺且愛慕虛榮的女孩,只會對那些出身高貴,外表年輕、英俊的男性有興趣。

    至于外表下隱藏的靈魂,她暫時還沒有足夠的閱歷和眼光去欣賞。

    反正在張誠眼里,小惡魔比什么洛拉斯·提利爾、喬佛里強出不知道多少倍,無論是性格也好,還是能力也罷。

    但遺憾的是,珊莎并沒有意識到自己名義上合法丈夫的優點,只注意到對方侏儒般的身高和略顯丑陋的長相,甚至前不久還做夢想要嫁給洛拉斯。

    她完全不明白,自己早已成為一顆爭奪北地統治權強有力的工具。

    男人們想要從她身上得到的不是什么狗屁愛情,而是她年輕美麗的身體,以及可以孕育出健康后代的子宮。

    “哈哈哈哈!伙計,你就別開玩笑了。相信你應該很清楚,這段婚姻壓根不是我想要的。更何況,到目前為止,我連新娘的嘴唇都沒吻過,又怎么能算是夫妻呢。”提利昂自嘲式的發出一陣大笑,笑聲中還透露出一絲苦澀與無奈。

    至今為止,他仍然對于父親泰溫無視自己立下的巨大功績,并從自己手上奪走了首相的權利耿耿于懷。

    畢竟就像有句話說的那樣,權利是一味致命的毒藥,大部分人沾染上之后便會不顧一切想要保住它,為此不惜付出任何代價。

    小惡魔本身就是一個侏儒、一個備受非議和歧視的殘疾人,只有當手握大權的時候,他才能從別人的態度中感受到尊敬與畏懼。

    毫無疑問,他不想失去權力,更不想失去好不容易才得到的尊敬。

    最重要的是,唯有在成為御前首相的那段時間,他才覺得自己活得真正像是一個人,一個名為提利昂·蘭尼斯特的人。

    別人尊敬的是他出色的個人能力,而不是名字后面威名遠播的家族。

    張誠也曾經是個普通人,知道當自己開始變得與眾不同之后是什么感覺。

    現在如果給他兩個選擇,一個是回到原來的世界做個不起眼的普通人,一個是繼續這場隨時有可能喪命的危險游戲,他絕對會不加思索的選擇后者。

    原因很簡單,他已經品嘗到了力量的滋味,寧愿面對各種各樣的挑戰,也不愿意再度回歸平凡。

    或許正是這份隱藏在潛意識中的不安分,才被羊皮紙的主人選中,開始了后續一連串匪夷所思的冒險。

    想到這,張誠突然覺得小惡魔有些可悲,他一直竭盡全力表現出自己最優秀的品質,渴望獲得人們的認可,尤其是父親泰溫·蘭尼斯特的認可。

    不過很可惜,泰溫從始至終都沒有把提利昂視作是自己的兒子,在他的眼中,只有詹姆才是蘭尼斯特家族唯一的繼承人。

    而提利昂,提利昂僅僅是家族的恥辱,一個本不應該來到世界上的畸形……

    當然,張誠還沒有白癡到把真相說出來。

    他笑著聳了聳肩膀調侃道:“呵呵,看來你的怨氣不小。走吧,讓我們到里邊去慢慢談,我還想順便見見你那位漂亮的妻子呢。”

    “那還等什么!我前天剛弄到幾瓶上好的多恩紅酒,你一定會喜歡的。”小惡魔抬起胳膊做了個請的手勢,然后主動走在前邊帶路。

    大概幾分鐘左右,兩人便來到一間像是客廳的地方。

    珊莎發現有人走進來,趕忙起身想要行禮,可等她看清楚來者的相貌后,整個人頓時愣住了,目光中甚至還透露出一絲恐懼。

    “好久不見,史塔克小姐。哦,抱歉,我應該改口稱呼您夫人了。怎么,我臉上有臟什么東西嗎?為何這樣盯著我?”張誠無疑察覺到了對方的情緒,面帶微笑的試探道。

    他覺得珊莎的反應,很可能是受到了“小指頭”的影響,搞不好這位野心家背地里說了什么壞話,以防止自己過于接近女孩。

    “不!沒什么!我……我只是有點驚訝罷了。您什么時候回到君臨的?”珊莎立刻慌亂的試圖轉移話題。

    “沒多久。這不,我回來的一件事情就是來拜訪你們這對新婚夫婦,同時送上一份祝福。”張誠過意沒沒有深究,裝出一副友善的模樣回答道。

    “非常感謝。既然您來了,我得趕緊通知廚房把午餐弄的豐盛點,失陪一會兒。”說著,珊莎提起裙子行了一禮,快步消失在房間門外的拐角。

    目送她的背影徹底消失之后,張誠轉過身問正在倒酒的小惡魔:“我的朋友,你的妻子好像有點怕我?”

    提利昂舉起杯子一飲而盡,滿不在乎的撇了撇嘴:“誰知道呢!反正自從她嫁給我之后,就從沒露出過笑臉,整天像個受到驚嚇的小鳥,我總不能去責問一個父親與哥哥都慘遭殺害的可憐姑娘吧?”

    張誠翹起嘴角,用略帶玩味的語氣調笑道:“看不出,你還是個溫柔多情的男人。能告訴我,你之所以愿意跟她結婚,究竟是處于同情和保護呢,還是真的希望能跟她生活在一起?如果是后者,我建議你最好快點讓她履行身為妻子的責任與義務。請相信我,這樣不管是對你還是對她都有好處。很多時候,留下一個永遠不可能有結果的希望并不是件好事。你該不會認為,結了婚之后就沒人在打珊莎的注意了吧……”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熱門小說: 〔劍神在星際〕〔溫燉的小時光〕〔我能修煉一億次〕〔游戲世界的開掛之〕〔詭秘之主〕〔我師兄實在太穩健〕〔陰山密檔〕〔霍夫人是個小哭包〕〔法爺永遠是你大爺〕〔黑金繼承人〕〔學霸的黑科技系統〕〔超次元女子監獄〕〔滿級綠茶穿成小可〕〔我的細胞監獄〕〔山河遠闊語輕輕
  sitemap
河南省22选五开奖结果